诺德基金FOF投资老董郑源,诺Deji金郑源

“很多投资者对基金的投资体验不好,最大的问题在于基金波动太大,需要很精心的选择时点才能赚到钱,而FOF的大类资产配置使其具备做绝对收益的特质,我们希望可以给投资者带来类绝对收益的投资体验。”  这是诺德基金FOF管理部投资总监郑源对新产品的期望。2017年初,量化研究出身的郑源加盟诺德基金,并一手组建团队、申报产品,将自己丰富的量化研究经验带入FOF研究当中,带领团队用3年时间写下二十余篇行业深度研究报告,形成了一套从行为角度逻辑推导基金产品规律的基金评价体系。而这些研究报告和相关报道发布到网上,共获得200多万的点击阅读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好的基金多有共通之处  通常意义上来讲,基金评价主要是三个维度:一是业绩维度,即业绩排名、最大回撤以及夏普比率等指标;二是风格维度,即大盘中盘小盘、价值平衡成长这一九宫格;三是能力分析,即基金经理的选股、择时、行业配置能力。  差的基金各有各的缺点,但好的基金却多有共通之处。郑源认为:“区别于业内很多做调研型的FOF投资,我们认为,分析单个基金经理和单只基金都是很个性化的工作,而FOF投资的重点是构建基金产品的组合,量化恰恰可以帮我们进行逻辑上的建模,使得我们的基金组合可以从很多维度上符合市场上的基金产品规律,从而提升构建优秀基金组合的概率。”  这就产生了一些相对通用的数量化指标和评价逻辑。举例来看,基金经理任职年限背后是公司考核体制下的优胜劣汰;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数量,则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司内部对该基金经理的认可程度;而机构投资者对基金份额的持有占比,则反映了专业投资者对基金经理能力的肯定等等。  通过各种指标层层筛选后,一些具备产品规模较大、、基金经理任职年限较长、机构投资者占比较高等特征符合“优秀基金产品规律”的基金就会被挑选进基金池,从中找出好基金的概率也会大大提高。  从行为角度逻辑推导基金规律  其实,上述量化指标归根到底,都是在从“行为”角度逻辑推导基金产品规律。为此,近三年,郑源撰写了大量的深度研究报告分析基金的各种“行为”,这其中包括基金公司的行为、基金经理的行为、投资者的行为等等。  “相比普通投资者和其他机构投资者,我们是基金公司,我们更了解基金公司是怎么运作,是怎么培养人、怎么促进基金经理提升业绩的,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呈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  以业内外分歧较大的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为例。从基金公司角度来看,出于规模增长和管理费收入的考虑,“委以重任”的基金经理多能力较高,备受公司内部和投资者信赖;但基金经理挂名或超越自身的精力管理过多基金产品,也常成为监管层和媒体的关注重点;郑源通过研究发现,多产品基金经理管理的所有产品的平均业绩并没有显著超过单产品基金经理的业绩,但多产品基金经理的绩优基金业绩则全面战胜了单产品基金经理,这说明我们的基金组合可以重点考察多产品基金经理的绩优基金。  再从近年来市场上热议的“换手率”来看。在众多投资者和媒体眼中,换手率高可能意味着会带来较高的调仓成本,甚至有利益输送的可能,因此会倾向于选择低换手率的产品;但郑源及其团队通过大量研究发现,调仓反映的是基金经理的主动管理能力,对于偏股混合型基金而言,当市场处于牛市中时,高换手率基金收益多高于低换手率基金,而当市场处于熊市中时,则低换手率基金收益高于高换手率基金,这也反映了优秀基金经理可以在牛市中“追涨杀跌”,在熊市中“控制风险、固本守元”的特质。  “好的基金经理,天生就是夏普比率的高手。”郑源认为,不仅好的基金有共性,好的基金经理也有共性,他们天生就是收益和风险效率的高手,这可以从他的投资行为上找到踪迹。  根据经济周期进行资产轮动配置  “术业有专攻,市场上有太多比我擅长投资股票的优秀基金经理,而我们希望自己可以做‘八路军旅长’,拥有一批像李云龙一样的团长,集结全市场最优秀的基金经理,排兵布阵,做好大类资产配置。”郑源讲道。  据了解,诺德此次发行的诺德大类精选,主攻方向就是大类资产配置。  在海外的大类资产配置中,多运用的是风险平价模型,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平衡各类资产在组合中风险贡献的比例来配置资产,但郑源提出,在中国市场,自上而下根据经济周期来进行实现资产轮动配置可能更有效一些。  郑源在对库存周期研究后发现,股票在需求上升阶段时表现比较好,即被动去库存和主动补库存阶段;债券表现与需求、库存变动关联不大,但其在主动去库存阶段表现尤其突出,在主动补库存阶段表现较差;大宗商品在需求上升的阶段时表现较好,其中在被动去库存期间的表现更加优异;但其在被动补库存时表现较差。  “目前中国正处于从被动去库存逐渐走向主动补库存阶段,我们会偏向于在自己的基金组合中配置更多的权益类资产,并配置一定的黄金对冲全球风险。”郑源表示。  此外,郑源还认为,FOF的大类资产配置使其具备做绝对收益的特质,“从书面上来讲,虽然我们有我们的业绩比较基准,但从我们对FOF的理解来说,我们希望做信托产品的替代品,可以给投资者带来类绝对收益的投资体验。”

今年8月,时隔一年多,普通FOF审批再次启动,这是诺德基金FOF投资总监郑源这一年多来一直在期盼的事。“我们在2016年12月上报的诺德大类精选配置三个月定期开放混合型FOF也拿到了批文。”他说。  对于如何选择优质基金,郑源有一套自己的严密的选基框架,在关注基金夏普比率、基金风格等传统指标之余,十分看重对基金经理行为的分析。  郑源表示,市场上现在基金数量已经超过6000只,FOF基金经理的任务就是帮助投资者解决择基之难,实现较优的资产配置,争取为投资者赚取稳健持续的收益。  关注基金经理行为  香港理工大学计算机博士出身的郑源对研究情有独钟,如今他已发布二十余篇深度研究报告,既有对基金管理人行为进行分析的系列报告,也有对大类资产配置问题中各种风险评价策略运用的多篇探讨文章。  “我很喜欢做研究,投资就需要大量的研究支持,而且评价的标准较为客观,直接交由市场验证。”深入的研究让郑源积淀深厚,有一套自己的选基秘笈。  郑源表示,传统的基金评价模式有三种:第一种是业绩分析,关注基金的排名、最大回撤以及夏普比率等指标,这也是市场上挑选基金时运用较多的方法。但这一方式的最大问题在于,一方面基金短期表现突出并不能保证长期业绩优秀,另一方面,即使挑出来一只长期业绩优秀的基金,也面临基金经理离职使基金业绩难以持续的风险。第二种基金评价模式是风格分析,分析基金经理是成长风格还是价值风格,通过调研了解基金经理的理念,但是由于A股市场风格会切换,导致部分基金经理风格产生漂移,业绩不稳定。第三种基金评价模式是能力分析,考察基金经理的择时能力、风格判断能力、行业配置能力、选股能力等。  “这几方面我们在投资过程中都会考虑,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对基金经理的行为进行分析。”郑源详细研究了基金的持仓集中度、换手率、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跳槽行为、管理多只产品等因素对基金业绩的影响。例如,他发现,对于偏股混合型基金经理而言,低换手率能够在熊市中很好地控制风险,但是无法在牛市中取得较高的收益。而具备高换手率特征的基金经理尽管其产品波动和回撤都相对更大,但其中多数优秀基金经理却能够有效利用调仓,在牛市中获得更高的收益率,从而最终获得不错的风险收益。  从被动型产品中选择投资标的  当被问及FOF产品中子基金标的的选择,郑源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有两类指挥官,一类指挥机器军团,选择A机器人去打还是B机器人去打,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重要的是指挥官的决策,这就像投资指数基金,投资的可控性会更大一些;另一类指挥官,其麾下是李云龙这样的独立团团长,你只需要给他枪支弹药就可以了,这就像投资主动管理型基金,你只需要选对基金经理,把钱交给他们,但对产品收益的控制力有限。  “我手里需要一部分能力非常强的独立团团长,但同时也需要机器军团,指挥更为灵活,掌握更多主动权。”他表示,相比之下,他更倾向配置被动型产品。在他看来,首先,与主动管理型基金相比,指数基金持仓较为透明和清晰,这将方便FOF管理人对所投资标的作出较为精准的判断。其次,被动型基金的收费远低于主动管理型基金,使得FOF产品的费用大幅降低,提升FOF产品的长期投资价值。  站在当前时点,郑源认为,从大类资产配置角度来看,权益资产的性价比仍较高,但仍将是结构性行情;就债券资产而言,目前到了精选个券的阶段;黄金则具备较为明显的配置价值,可以对冲全球经济下滑风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